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股價僅0.18!起底退市海潤緣何落到如今田地

2019-06-18 08:50
來源: 光伏盒子

史上最便宜的A股

該來的終究還是會來。退市海潤開盤再度跌停,截至發稿,封單高達411萬手,每股僅0.18元,再創出A股最低價紀錄,近24萬投資者被套牢。

1月31日以來,該股已經連續19個跌停,跌幅高達83%。總市值僅剩8.5億元。

image.png

早在2018年5月17日,海潤光伏發布“關于股票終止上市的公告”,被上海證券交易所責令強制退市。

5月27日,海潤光伏變更為退市海潤,據相關規定,股票將于5月27日進入退市整理期交易,預計最后交易日期為2019年7月8日。

曾經輝煌的海潤

海潤光伏成立于2004年,注冊資本為47.2億元,曾是中國最大的晶硅太陽能電池生產企業之一,其在國內江蘇、安徽、云南三省擁有六大生產基地,員工總數超過6000人,晶體硅一體化產能位居全球第七,國內前三。

image.png

2012年2月17日,海潤光伏通過借殼ST申龍在上交所上市。

回顧海潤光伏上市這7年,從上半場乘政策東風,到下半場資本進駐,最終卻是不得不從A股離場,留下一地雞毛,海潤光伏如何一步一步落到今日的田地?

海潤的寒冬

在海潤上市的一周后,國家相關部門就出臺了《太陽能光伏產業“十二五”發展規劃》,明確骨干光伏企業的發展將得到支持。但與此同時,彼時的光伏行業更是接受著國際市場的衰退。

2012年歐美各國正在遭遇經濟危機,不斷減少光伏發電補貼,國內的光伏產業大多因為出口衰退而遭遇重創。

剛剛上市的海潤光伏并沒有太在意行業寒冬,反而在上市之初就宣布大力拓展光伏電站,先后在新疆、甘肅、內蒙古、青海四地成立下屬公司或合資公司,積極開拓太陽能電站業務。

如此大規模的擴張以及海外市場的不振給海潤光伏背上了沉重的財務負擔。在借殼上市的第一年,凈利潤就開始出現了虧損,2012年、2013年分別為-4398.5萬元、-2.9億元。與此同時,海潤光伏的總資產從江蘇申龍時的12.61億元猛增至2014年的155.7億元。

此外,在海潤上市的前兩年里,海潤光伏因大舉投資建設大型電站,使得資金鏈變得越來越緊繃,原本預期建設完工后就轉手套現,使資金快進快出而獲得最大收益,而因為政策變化,以致大量新項目砸在了海潤的手上。

海潤的“人血饅頭"

接連虧損的海潤光伏早就暗自開啟扭轉業績的模式。2013年7月5日,海潤光伏將在內地開發建設的479MW光伏發電項目,通過股權轉讓承包項目的方式賣給順風光電,涉及資金41.99億元。

自認為賣掉電站就能獲得發展的海潤光伏并沒有實現預想中的盈利,海潤的股東們并沒有想方設法的提升經營業績,反而是打起了吃“人血饅頭”的如意算盤。

2015年1月23日,在2014年虧損9.48億元、定增資金剛獲審批不久的情況下,已帶帽“ST”的海潤光伏還是實施了“10轉增20”的利潤分配方案。

現在看來,這一招正是大股東“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脫身之計。

在高轉送方案推出之后,大股東就開始其減持之路,此后的1月27日、28日兩天,海潤第一大股東九潤管業就減持了7845萬股,占比4.98%,累計套現接近7億元。

image.png

(海潤光伏原董事長楊懷進)

接著在之后的三個月里,其前三大股東九潤管業、紫金電子、楊懷進相繼套現共近26億元,可謂賺得“盆滿缽滿”。2015年底,ST海潤因存在虛假陳述行為引發投資者損失,核心人物楊懷進離職。

是“白衣騎士”還是“死亡推手”?

2016年海潤迎來了對企業生死起著重要作用的人物——孟廣寶。2016年四月,孟廣寶出任海潤光伏董事長。不過市場上,對于孟廣寶究竟是海潤光伏的“白衣騎士”還是“死亡推手”的爭論至今并為停止。

當時有不少人認為,身為“遼寧隱秘富豪、華君系掌舵人”的孟廣寶加入后,或許可以拯救正處于水生火熱的海潤光伏。

對于孟廣寶華君系進入公司,海潤光伏原管理層也始終抱著信任態度,甚至拱手交出了管理權。除了3個獨立董事席位之外,5個董事會席位中的4個,都交給了孟廣寶的華君系。

image.png

(遼寧隱秘富豪孟廣寶)

不過,在孟廣寶進入海潤光伏后的2016年,海潤光伏發布了多份與“主業”無關的公告。2015年財報顯示,海潤光伏主營業務光伏行業的收入占比為100%,而到了2016年,光伏行業收入占比只有85.91%,其他(補充)的收入占比為14.09%。

另外,《2016年度內部控制評價報告》顯示,由于存在財務報告內部控制重大缺陷,董事會認為,公司未能按照企業內部控制規范體系和相關規定的要求,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有效的財務報告內部控制。

對于新晉投資人的“不務正業”,以及2016年內控失效的結果。在2017年7月12日第六屆董事會第五十次(臨時)會議上,孟廣寶最終被解除董事長、總裁和董事職務。

積極自救的海潤

2012年至2018年,海潤光伏累計獲得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近7億元,但公司上市7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均為負,經營累計虧損約76.5億元。

面對著越來越糟糕的局面,海潤并沒有聽之任之,它也曾經做過一些努力,嘗試著扭轉局面。。

據悉,2015年底,海潤光伏為了渡過持續虧損危機,陸續轉讓了海內外多家子公司,合計轉讓價格約2.08億元;到了2018年底,又有7家子公司被轉讓,合計轉讓價格約15.48億元。

然而,對外轉讓資產并未能挽救海潤光伏。截至2018年12月26日,海潤光伏及旗下公司累計涉及訴訟(仲裁)事項共5起,累計涉案金額約3.81億元。此外,海潤光伏旗下多家子公司被告上法院并移送破產清算申請。

債臺高筑,黯然退場

海潤光伏負責人表示,2014年底,由于光伏行業政策變動,導致投入資金過大,產業鏈下游電站項目的建設款項不能直接計入收益,從而產生虧損,最終引發2018年資金鏈斷裂。

2019年一季報顯示,海潤光伏負債已經高達95.28億元,凈資產為負28.35億元。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4月29日,江陰市人民法院裁定,海潤光伏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案號為(2019)蘇0281執3249號)。而在此之前,海潤光伏就多次被納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成為“老賴”。

2019年5月17日,由于會計師事務所對2016年至2018年連續3個會計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上交所決定終止海潤光伏股票上市,公司股票于5月27日進入退市整理期。海潤光伏終于接到了預料之中的退市公告,就此在A股市場黯然離場。

從曾經市值155.7億的企業,到現在股價僅剩0.18元創A股歷史之最,即將退市;24萬投資者被套牢,數千企業員工面臨裁員、解散!

誰該為這個結果買單?

作者:霹靂大狐貍

聲明: 本文系OFweek根據授權轉載自其它媒體或授權刊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我們。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彩票群的营销技巧 闻喜县| 通海县| 紫云| 乐至县| 新乡市| 呼和浩特市| 昌平区| 南开区| 榕江县| 宁城县| 固原市| 西宁市| 醴陵市| 汽车| 普安县| 西丰县| 博白县| 高清| 曲阳县| 崇州市| 庆阳市| 元朗区| 依兰县| 云安县| 武冈市| 康平县| 老河口市| 楚雄市| 高邮市| 普兰店市| 松桃| 贺兰县| 文成县| 丹棱县| 黄山市| 枞阳县| 庆安县| 康平县|